设为标签?方便下次阅读 确定 取消

首页> >

第四章 赌命

    足厥阴经一十四,大敦行间太冲是,



    中封蠡沟伴中都,膝关曲泉阴包次,



    五里阴廉上急脉,章门才过期门至。



    在一处豪华别墅见到胡大爷后,林峰也是大吃一惊,这才多久没见,胡大爷已经老态龙钟,两腮深陷完全脱形了。



    他的床头柜上摆着各种监测仪器,胳膊上还在输液。



    号过脉以后,林峰皱着眉头说:“这才多久?怎么把身体祸害成这样,真是的!”



    看着胡大爷眼神迅速黯淡下来,想来是电话里给他很大的希望,现在突然这样说,让他感觉自己没有治好的希望了。



    林峰急忙补充说:



    “哦,胡大爷你不要担心,那些放疗化疗损害到你的元气,我需要调整一下治疗方案,先帮你调理身体,疏通经脉,等营卫平衡后才能下药治病,过程会长一些,可能需要三个月才能完全调理好你这毛病。



    这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你可不能着急呀!”



    胡大爷也觉得自己刚才太失态,有些不好意思的说:



    “咳咳,不急,我也看开了,生老病死平常事,能治好更好,不能治好也无所谓,总比割开肚子换零件好,那样死了都不得全尸。”



    林峰笑着说:



    “中医讲究三分治七分养,你能看开对身体的自我调节更有好处。本来这个病也没那么可怕,我见过很多治疗好的病例。



    现在就给你开个调理的药方,然后再帮你针灸疏通经脉。虽然治疗起来有点麻烦,完全治好并不困难。”



    把胡大爷的治疗记录检查一遍,林峰还是忍不住生气的说:“本来就营卫失调,免疫下降,还一味用虎狼之药损伤身体,简直是胡闹,这些药全部停掉,药水不要挂了。



    你身上插满监控仪器,弄得人都不能动,正常人都承受不住,何况一个身体虚弱的老人,拔掉,全部都拔掉!”



    说着话,林峰拔掉输液,开始拆除胡大爷身上的插着的各种仪器。



    “住手,你要干什么?你想害死他吗?”



    一个穿着白大褂的眼镜男从门外走进来,怒斥林峰。



    胡一倩说:“他是帮爷爷看病的黄医生。”



    林峰怒指着黄医生说:



    “我看你才是想害死胡大爷的凶手。



    现在老爷子身体本就虚弱,你还一味使用虎狼之药,这样是可以抑制肿瘤细胞的扩散,可是人体正常细胞反而被杀死的更多。



    伤敌一千,自损一万,难道这就是你的治疗方案吗?”



    黄医生被林峰指责得有些口吃:



    “我这是、我这是国际上最流行的治疗方案,你知道你扔掉这几盒药多少钱吗?



    二十万,你扔掉了二十万,把你卖掉都赔不起……”



    “哼,这些药就是一百万,一千万,一定能治好老爷子的病吗?



    如果不能把病治好,还起到相反效果,那这些药就是垃圾,一文不值的垃圾。”



    说到气愤处,林峰还狠狠的踩地上的药盒。



    “你们到外边吵,不要惊扰到我父亲。”



    听到两个人大声的争执,胡大爷的儿子胡宏图站在门口呵斥。



    身上没有仪器负累,胡大爷精神好上许多,他侧过身摆摆手说:



    “宏图,不用,我听他们讨论一下,挺好。”



    黄医生推推眼镜说:“我敢肯定,他的肝脏已经完全失去功能,必须换掉,我已经在加紧联系合适的肝脏,换掉之后就好了。”



    “换掉肝就真的好了?排异反应怎么解决?会终生服药吗?终生服药伤害肾脏,是不是将来还要换肾?



    头疼医头,脚疼医脚,这就是你说的国际流行治疗方案吗?



    国际还在流行感冒呢!要不要也拿来流行一下?”



    说到恨处,林峰动了真气,啪啪的拍着身前的椅子背。



    看林峰怒发冲冠的样子,黄医生反而笑起来:



    “呵,真是不知所谓,如果不换肝,你有更好的办法吗?”



    听黄医生语气,似要激怒自己,林峰冷静下来说:



    “欲祛邪必先养正,养正必先调气,凡气之道,气调而止,……阴阳自合者,必自愈。



    调理好身子,让他自己的器官发挥应有的作用,应该比换掉更好吧!”



    黄医生继续用不屑的语气说:



    “切,什么东西嘛!难道你要用愚昧落后的中医治好肝癌?就那些臭烘烘的汤药就能治好肝癌?”



    “你错了,中医可不止方剂汤药,还有针灸、推拿和祝由术,今天我就用你说的臭汤药和针灸医好老爷子的病让你知道中医的博大精深。”



    “是吗?如果你能治好肝癌,我愿意磕头认错,如果你治不好反而延误最佳换肝时间,那该怎么办?”



    林峰斩钉截铁的说:



    “没有如果,我一定能治好!”



    听到林峰这样说,黄医生冷笑着刺激道:



    “说大话谁都会,看你这穿着也没什么赔偿能力,把老爷子弄死了,你也没钱赔。万一有点效果,还能弄到不少钱,你倒是打得一手好算盘,净赚不赔。”



    “悬壶济世,治病救人,帮胡大爷治好病,我分文不取。不像你,整天就想着挣昧良心的黑心钱。”



    “我呵呵了,人生在世为名为利,你不要钱就是为名,为了以后挣更多的钱。”



    林峰看出来了,这个黄医生是想逼着自己退缩,他就可以继续从病人手里挣钱。这种人不能留在医疗界害人,必须清除出去。



    于是,他大声说:



    “赔命!治不好他,我自杀赔命。如果我治好老爷子的病,也不要你赔命,只要你在报纸上发布永远退出医疗界,不再坑害病人的声明就行。”



    “你、你,”黄医生没想到林峰这么决绝,逼得他也没有路退,只好咬着牙说:“好,你自己找死,我就成全你。”



    不顾胡大爷他们的阻拦,黄医生迅速写下一式三份的合同让林峰签字。



    谨慎的加上一些附加条款,林峰唰唰两笔签上大名。



    “好,接下来让你见见《金针透穴十二式》的精妙。”



    林峰搓搓手,撸开胡大爷的衣服,露出胸腹和腿部。



    “住手,我不同意。你的贱命赔不起我父亲的命。用黄医生的办法,起码能延长生命,多活一天都是好的,钱,我不在乎!”



    一直冷眼站在旁边的胡宏图怒声阻止。



    胡大爷拍着床帮气愤道:



    “逆子,你个逆子,我不换肝,死也不换,我只让林医生帮我治疗,咳咳咳……”



    站在旁边的胡一倩急忙帮爷爷捋顺胸口:



    “爸,林峰医术很厉害的,爷爷的病还是他先发现的。有好几个医院治不好的慢性病人,都是他治好的。



    就现在这状况,爷爷身体一天天虚弱,说不定就等不到找到换肝那一天。”



    黄医生也说:“你让他治,正好这几天我要出国去找我导师商量更好的方案。”



    胡宏图迟疑一下说:



    “好,我不管了。等黄医生找到方案……”



    “医病最忌三心二意,家属不配合,甚至阳奉阴违,我根本没办法治疗。”



    林峰一把收起摆好的针袋,站起身就往门外走。



    “十天,十天之后我出差回来,要见到明显效果。否则我不管你们有什么赌约,都给我滚蛋。”



    说完,胡宏图顿一下脚,冷哼一声走出房间。



    胡宏图气哼哼离开后,胡大爷不停骂着儿子,安慰林峰,胡一倩也拦着门不让走。



    “我爸爸脾气不好,你多原谅!爷爷很难受,你帮帮他吧!”



    黄医生背靠着桌子,阴阳怪气的说着风凉话:



    “哼,小子,我看你是怕赌输了丢命吧!来,给我磕三个响头道歉,你就可以滚蛋了。”



    林峰回到胡大爷床前,盘膝打坐,调息到最佳状态,就取出四根灸针放入口中。



    心里默念:“温针之理最为良,口内温和审穴方,毋令冷热相争博,荣卫宣通始安详。”



    左手取穴,右手从口内取出银针,在随身携带的酒精里消毒后,一一灸入穴位。



    四针取穴后,他又将花瓣金针灸入胡大爷的期门穴。



    五穴同下,金针导引,运用摄穴、留置和摇针技法,将胡大爷的肝经十四穴粗略疏通一遍。



    林峰是第一次同时用五根针做针灸,刚刚帮胡大爷完成针灸治疗,他一屁股坐在地上,开始盘腿调息,大热的天,他头上竟然冒出腾腾蒸汽,汗水顺身而下,在地上留下一滩水渍。



    这是什么节奏?旁边的黄医生和胡一倩都看傻啦!



    而躺在床上的胡大爷精神的坐起身,大声对胡一菲说:“快,去准备温开水和洗澡水,这孩子累坏了。”



    匆忙间,胡一倩撞到那把椅子,哗啦一声,椅背整个散裂下来。



    胡一倩抱怨道:“这是什么质量啊!还说是四万一把的实木黄花梨。”



    拎着公文包的胡宏图走进来,惊喜的说:“爸,你能坐起来啦!”



    调息许久,林峰从包里摸出一瓶药水喝下去,精神好了许多。



    斟酌着写下一张调补药方,嘱咐饮食起居等注意事项。



    “胡大爷,现在我们两个的命可是连在一起啦!你死了我也不会活着,你可一定要按我说的做,我保证你很快就会好的。”



    旁边的胡宏图急忙点头:“一定,一定,林医生放心吧!”



    “我叫林峰,我不姓林。”



    “好的,林医生,不林峰医生,我为刚才的话道歉,请您原谅,家父的病就麻烦您啦!”



    一边的黄医生着急的说:



    “胡总,他是瞎猫碰见死耗子,你不能相信他呀!”



    “哼,我是开医药公司的,你做的那些事情当我不知道吗?为了父亲的病我忍了。可你更是肆无忌惮变本加厉的要钱。



    林峰小友医术精湛,几分钟就让我见证奇迹,你以为我还能忍下去吗?



    我是不在乎钱,可你把我当傻瓜,就太过分了。



    没吃掉的药你拿走,三天内把钱退给我,否则有你好看。”



    黄医生脸色涨红,依旧辩白:



    “胡总,你听我说,这些江湖术士都有些骗人的手段,你千万要……”



    “滚,到现在还不死心,你真当我傻呀!假中医骗钱,真西医黑钱。林峰是敢赌命的真中医,他连诊疗费都不要,你却已经骗走我六百多万,你说我信谁?”



    “哼,胡老板,总有一天你会后悔的。”



    见没办法说服胡宏图,黄医生放下一句狠话,狼狈的溜出门去。



    “别忘记赌约,三个月后,我拿着胡大爷的检验报告去找你。”



    黄医生一个踉跄,逃也似的跑出别墅,刚坐上车他就沉下脸来,迅速拨通一个电话。



    “老三,停下吧!别他妈做那种药啦!……嗯,被一个小崽子搅局了,……是,……,先不急,找外人去探探底。



    你们尽快找合适的肝,……对,……在那些流浪汉里筛选,……,是,这又不是第一次做,还按那个方法,……,嗯,这次换一个城市,不要被盯上。



    找到后我想办法让他同意,……嗯,他不同意我们就釜底抽薪,……对,一定先调查清楚,……,嗯,到时直接斩草除根不留后患。”



    狠狠的挂掉电话,黄医生开着他的蓝色汽车一溜烟走了。



    再次帮胡大爷诊脉,确认肝经十四穴已经形成微弱循环,林峰就招手让胡一菲跟自己回去取药。



    一边开着车,胡一倩频频转头看向林峰。



    有些承受不住女孩子的眼神,林峰不好意思的摸摸脸:“刚才出汗,是不是脸上很脏?”



    胡一菲反问道:“林峰,你是不是武林高手?可以用内功助人疗伤?”



    “啊?武林高手?我只会道士爷爷教的《金针透穴十二式》,才刚刚练成不久……”



    “嗯,《金针透穴十二式》一定是武功秘籍,你教教我吧!”



    “取穴持温进指摄,退搓捻留拔摇合。这是总篇,每一个字还有口诀,每个口诀还有更多详细解释,太多了,一时半会说不完。”



    “那就每天说一点,我想听……”



    “嗯,好吧!这取穴口诀是……”



    “哇!太深奥了,你好厉害……”



    胡家豪华别墅内,胡宏图翻看着烂成碎块的椅背,不停吸着冷气。